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秋本 麗子 色情,新手必看

“嘴上真不老实!”刘二花说着话,手动了一下,略带挑逗的指了指罗虎的裤裆:“你那不会也是马马虎虎吧?”“说啥呢!怎么会马马虎虎,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刘二花的话不停的撩拨着罗虎,罗虎一个转身,将她抱住,双手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

  “你就不能轻点!”刘二花被罗虎弄得气喘吁吁,身体都软了,她瞪了罗虎一眼,她吐气如兰,指了指身后的布帘子。

  “好,好!!”罗虎压低声音,手上却是没停止动作,解开了刘二花身上的白大褂,眼珠子差点掉在了地上。

  因为刘二花那一对,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很是挺拔。

  刘二花看到罗虎的表情,自豪的笑了两声:“怎么了,看傻了?以前没见过这么大,这么好看的?”“没,没…”罗虎一边说着,一边咽了下口水,手慢慢的贴了上去,轻径的摩挲着,今天他弄了两个极品女人,真是走了桃花运了。

  “你说,是我的好摸,还是她好摸?”刘二花忽然道。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罗虎不知如何作答。

  刘二花说的她,当然指的是崔寡妇。

  她脑子里想了半天,这才缓缓说道:“姐,你说啥呢!我咋听不懂呢?还有谁?”“少装了,我又不是看不出来,还看不明白你和崔锦是咋回事啊!”崔锦就是崔寡妇的大名,这女人的眼睛真毒,一眼就看出了罗虎和崔寡妇之间的端倪!可罗虎知道,这事打死都不能承认啊,这一说出来岂不是被她抓住了把柄?“姐,你想哪儿去了,就是我脑瓜子蹭掉了点皮,她把我送这儿来了,你想的都是啥!我看你这人的思想不纯洁啊。

  ”罗虎笑着道。

  “好,是我多想了,好吧?”刘二花当然不相信。

  为了不让事情在继续乱想,也为了堵住她的嘴,罗虎直接趴在了她身上,她不安的动了几下。

  过了一会儿,刘二花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再也没了刚才的模样,她深深的被罗虎的技术所折服,全神的享受着罗虎的挑逗。

  “刘医生,咋这么长时间啊,罗虎到底有没有事儿啊?”崔寡妇突然在外面开口,吓得罗虎一阵哆嗦。

  “崔寡妇,你急什么,还得等会儿,你以为这是跑肚拉稀啊!”刘二花假装平静的说道。

  “真的?用不用我叫镇上的大夫过来看看?”崔寡妇在外面回答。

  刘二花听完后,脸色不由得变了变:“不用了,一会儿就好,那个缝合伤口的线不够用,你能不能去我家取点?线就在我家桌上!”说完后,她顺着布帘底下扔出去一串钥匙。

  明摆着,她这是想支开崔寡妇,想和罗虎单独相处。

  崔寡妇大概没想到罗虎和刘二花会这么大胆,所以只说了声“那等着”,就捡起钥匙离开了。

  刘二花的家离卫生所不算近,以崔寡妇走路的速度,来回起码也得半个小时。

  听见钥匙叮叮当当的声音越来越远,罗虎开始不安分起来。

  他的手从刘二花略显宽松的白大褂下摆探了进去,直接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然后慢慢的向上移动。

  刘二花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荡漾的神采,她眼神迷离的看着罗虎,双唇微微张开,那风骚的样子,看得罗虎一阵兴奋。

  伴随着手上的揉搓,她肿胀得燥热难耐,粗鲁的将刘二花的白大褂向上掀开。

  “你,你…你咋这么厉害,姐都快受不了了。

  ”刘二花满脸绯红,双眼直勾勾盯着罗虎某个地方。

  “当然了,还有更厉害的,要不要瞧瞧?”罗虎得意的回答,双手依旧不停动作,刘二花那傲人之处,在我的手掌之中变幻形状,那手感,别提多爽了。

  “难怪崔寡妇看你的样子是那样的…我感觉得出来,她一定很喜欢你,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别人看不出来,但是我能看出来。

  ”刘二花抿了抿嘴,有些嫉妒的样子。

  见她这般模样,罗虎顿时觉得好笑,这女人跟他还没咋地呢,竟然就吃起别人的醋来了。

  “那你喜欢我这样对你吗?”罗虎坏笑道,刘二花那弹性,那手感,跟崔寡妇比起来绝对是不逞多让,不愧是还未出嫁的年轻闺女。

  “你坏死了,那还用说吗?人家…人家都快受不了了。

  ”刘二花扭着身子,脸色变得潮红了起来。

  面对如此尤物,罗虎突然想到要是把她拍下来放到”狼牙”上去直播会怎样?那些在上面给我刷汽车、豪宅的饿狼不是最爱看这种画面么?越浪越荡越真实他们就越嗨,票子自然哗啦啦的跟着来。

  想到这里,我赶紧停手,然后去掏手机。

  “虎子,你干嘛?别停呀。

  ”见罗虎突然撤手,刘二花不满的转过身来,很显然,刚才罗虎对她那样,她是很享受的,当见到罗虎手上的手机时,她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兴奋。

  “你也喜欢整这个?”“这…姐别生气,我不是想偷拍,我只是看你背影太美,想留个纪念。

  ”“喜欢就多拍几张,想要姐摆什么姿势都行。

  ”刘二花看了看窗外:“不过我怕时间来不及,待会崔寡妇要是回来了可不好,要不回头去我家?”我了个去的,罗虎本来还怕她会生气,看这情形想必这女人还挺喜欢别人拍她这副模样的。

  “你家?去啊,晚上一定去,不过现在,我可等不及哦。

  ”罗虎坏笑,继续动作了起来,刘二花尖叫一声,然后就呻吟起来,很满足的样子。

  事实上罗虎已经打开软件拍摄,刘二花享受的全过程都被直播在了”狼牙”上。

  罗虎这个人虽然色,但是不是很坏,手机拍摄的时候,没对着头,因此,网上看直播的人,只要不是对刘二花很熟悉的,就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崔寡妇回来前,罗虎和刘二花已经收拾好战场,刘二花继续装模作样的给罗虎处理伤口。

  “你怎么一身汗?”趁着送缝合线的机会,崔寡妇探进头来,没想到一进来就发现罗虎的异样。

  “疼…处理伤口疼的。

  ”罗虎赶忙编着谎话。

  崔寡妇将信将疑的看了罗虎一眼,接着又看了看刘二花,很显然,她轻易就发现了蛛丝马迹。

  更让罗虎担心的是,刘二花竟略带挑衅的朝崔寡妇轻蔑一笑,吓得他赶紧转过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让(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罗虎意外的是,崔寡妇什么都没说,反倒温柔的拿纸巾替他擦汗,随后又守在边上摆出一副不走的样子。

  刘二花毕竟不像崔寡妇那样敢拉下脸,见她这次摆明了要在边上监督,只好帮罗虎缝好伤口了事。

  走的时候,刘二花追到了门外,匆匆把一小瓶酒精塞到罗虎手里,又趁着崔寡妇不注意悄悄道:“晚上我家没人,别忘了来我家拍照,想怎么样都行。

  ”说完,她妩媚的笑了一下,就转身返回卫生所去了。

  刘二花走后,罗虎愣了下神,冷不丁手臂被人揪了一下,不重,但有一点点疼,原来是崔寡妇。

  “虎子,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这么快就被别人勾引走了。

  ”崔寡妇很是不满地道。

  “我草,她竟然也看出来了,这女人的心果然都很敏感。

  ”罗虎心中一动,嘴上却是道:“不会的不会的,你放心,我只是想多找点赚钱的机会,这钱赚了自然少不了你的份。

  ”“真的?”“当然是真的。

  ”“那你刚才和她…那个了?”罗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一时间支支吾吾的不知怎么回答好。

  见罗虎不回答,她又问:“那拍了吗?”罗虎只好点了点头。

  

他对萧雪芙介绍道:“大姐,这个就是南朝国的金世奇先生,他可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医科圣手,我特地专程把他请过来的,只要他出手,相信父亲绝对可以转危为安。

  ”齐昊跟在萧雪芙旁边,也见到了这个金世奇先生。

  南朝人的特征很明显,小眼睛,单眼皮,面部宽阔,颧骨突出平扁,鼻梁也较低,不高,刚到萧雪芙的下巴左右。

  听闻介绍,金世奇居然冒出一口流利的汉语,一脸自豪的说道:“作为现代医学的奠基者,我们南朝人的医学界在国际上享有盛名,有我在的话,相信萧老爷子病绝不会有问题!”金世奇这个名字,萧雪芙当初为老爷子治病的时候确实听说过,在国际上是有不小的名气。

  有他来的话,为自己父亲做手术,成功看似确实会高不少。

  但是,转眼又想起父亲昏迷之前,千叮万嘱一定要让齐昊来治疗。

  而且,这个金世奇是萧卓找来的,萧雪芙并不想用。

  萧老爷子经历过两次婚姻,萧雪芙是第一任妻子所生。

  第一任妻子去世之后,过了好些年再婚,萧卓就是第二任妻子带来的,并非萧老爷子的亲生孩子,也跟萧雪芙没有血缘关系。

  对于萧卓脾性,萧雪芙这个名义上的姐姐清楚得很。

  有点小聪明,却无甚大能力,一直掌管萧家的支系产业,暗地里觊觎萧家的财产,不过由于身份原因很难进入核心圈子。

  这次那么殷勤找医生,在萧雪芙看来也不过是想在父亲面前表表忠心,以期望可以获得更多利益罢了。

  这点本来无所谓,可萧卓后面隐藏的人却不得不让萧雪芙顾忌了。

  “小卓有心了,不过这次不用了,我已经找到医生帮父亲治疗了。

  ”萧雪芙看似轻描淡写回道,心中却已经了淡淡的警惕。

  “大姐,你可要想清楚,这金世奇医生可是鼎鼎有名的脑科大夫,你不用他,还能用什么人?你可不要拿父亲的性命来冒险啊。

  ”萧卓表现出一副真诚无比的样子。

  “萧女士,论脑科手术,我自信华夏应该没什么人能比得上我的了。

  ”金世奇又站了出来说道:“有我在,萧老先生的手术成功率,起码能达到六成!”六成!周边的人顿时发出阵阵惊呼,要知道,之前别的专家给出手术成功率最高也只有三成。

  “没必要!”萧卓的坚持让萧雪芙警惕之心更浓,直接拒绝道:“我们不准备做开脑手术,准备用针灸治疗!”金世奇闻言,脸上浮现出嘲讽的笑容,语气古怪道:“虽然针灸来源于我国,我也认识几位针灸大师,但实在没听说过针灸可以治疗脑出血,萧女士,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针灸发源于南朝国?真是无知到令人可笑!”齐昊从后面走了出来,淡淡的摇了摇头:“你们南朝国就这么喜欢把东西都弄成自己的,果然小国人就是小国人,这脸皮也够厚的。

  ”“这位是齐昊,父亲指定他过来治疗的,昨晚就是他帮忙稳住病情的。

  ”萧雪芙介绍道。

  见齐昊不过20岁出头,金世奇有些不屑道:“萧女士,你确定让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为萧老先生治病?我恐怕他连针灸都拿不稳吧,这不是在拿着病人的性命在开玩笑吗”“是啊大姐,这小子看着也就20出头,医术能强到哪去?”萧卓也在一旁帮腔。

  至于一开始就跑过来的女子虽然有些意外,不过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萧雪芙身边。

  “阳气不足,精元亏损,血肾两缺,外显于面,内定于脉,金世奇先生,你自己的身体都没料理好,就出来治别人,真的好么?”齐昊看了金世奇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一点都听不懂,少在这里装模作样的。

  ”金世奇不屑的摆了摆手。

  “听不懂?那我就说直白点吧”齐昊脸上带着笑容,戏谑的说道“金世奇先生,你阳痿!”齐昊的话一出,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纷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金世奇,至于金世奇,先是一愣,紧接着仿佛恼羞成怒一样,涨红了脸,对着齐昊疯狂咆哮起来:“污蔑,臭小子!你居然敢污蔑我!”“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

  ”齐昊看着拼命否认的金世奇,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道:“你这身体状态,再耽搁个半年时间,那你就一辈子不能人道了。

  ”“什么?半年时间?!”金世奇听到齐昊的话,整个人都激动的发抖,不过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把表情收敛,只是眼睛还死死的盯着齐昊,试图想看出他是否说谎。

  金世奇的阳痿之症,是从一年前开始的,为了治疗,他转换各种身份寻求各种专家,可是最后换来的都是一场又一场的失望。

  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自信骄傲,实际上就是为了掩盖内心的自卑跟无奈。

  今天,齐昊居然能一眼就看出来他的问题所在,并且还一下就说出只有半年时间,不管是真是假,金世奇已经打定主意,私底下要问个明白,当然明面上他是不可能承认的。

  “年轻人,我不计较你的污蔑。

  ”金世奇强装镇定,倨傲的说道:“现在我们讨论的是白老先生的病,你不要说些有的没的。

  ”“就是,小子,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耽误了我父亲的病,后果你承担得起吗?”萧卓喊道“你说不让金医生动手,难道你有百分百把握?”“人的身体是不断的变化的,任何一个医生都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

  ”齐昊摇了摇头。

  “既然没把(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握,大姐,难道你要把父亲的命交到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依我看,这家伙连正式医生都不是吧?”实际上,萧卓所说的这一点,也恰恰是萧雪芙所以顾虑的。

  坦白说,她心里对于金世奇的信心是更大的,毕竟金世奇声名在外,脑科这个领域上,他的确是有着真材实料。

  而之前不想让萧老爷子开刀,一是考虑到萧老爷子年事已高,风险大,二则萧老爷子在昏迷之前,千叮万嘱一定要让齐昊来,所以萧雪芙才去找齐昊。

  但是现在不同了,金世奇在这里,动手术的成功率不低,相比起齐昊这个来历不明,医术不明的年轻人,实际上萧雪芙的心里已经倾向了金世奇,尽管他是萧卓找来的。

  但是老爷子的能否治愈对她来说实在太过重要,失去老爷子的支持,她很可能马上就会被赶下总经理这个位置,失去一切,她不敢去赌。

  萧雪芙的好看的眉毛皱成了一团,还是开口道:“齐昊,要不先让金医生看看?”虽然是征询的语气,不过齐昊已经听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知道,萧雪芙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齐昊也是一个傲气的人,既然萧雪芙不相信自己,那自己也没必要淌这趟浑水,点了点头道:“既然萧总想让金医生来操刀,我没有意见,不过我希望,能让我在手术室外等着。

  ”昨天跟萧老爷子相遇,齐昊对这个老头也有不错的好感,希望一会如果真出了事的话,他能及时拉一把。

  “当然没问题。

  ”萧雪芙点了点头:“那就劳烦金医生了。

  ”“没问题,有我出手,绝对没有问题!”金世奇信誓旦旦,满脸自傲的说道。

  众人商议完毕之后,萧老爷子就被推进了手术室,由金世奇主刀。

  手术进行了接近两个小时,萧家的人在手术室外等着,一个个坐立不安,反观是齐昊,一直淡定自如的坐在位置上,闭目冥想。

  “哟呵,你这小子,脸皮还真够厚的,一会把老爷子救活之后,你是不是也要上去邀功啊?”见齐昊这么的淡定自如,萧卓不由得嘲笑道。

  齐昊没有理会他,萧卓于是更加的起劲,刚想继续讽刺,就被萧雪芙打断了。

  “老二,给我闭嘴!大家都烦着呢!”萧雪芙训斥了一声,紧接着看向齐昊的眼神也有一丝的烦躁。

  这里所有人都那么担心,就齐昊一个人这么从容,是个人,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不久,手术室终于传来了响声。

  “吱呀”一声,手术室的门被推开,金世奇走了出来,摘下口罩,轻松的说道“手术很成功,老爷子没事了。

  ”“谢谢你,金医生!”萧雪芙激动的握住了金世奇的手,连连感谢,周围的人也如释重负。

  “我都说了,金医生的医术那可是经得住考验的,又怎么会像某些无名小辈一样过来这里招摇撞骗。

  ”萧卓此时也松了口气,毕竟金世奇是自己带来的,这要是出了事,他的责任可就大了。

  不过看到一旁的淡定的齐昊,萧卓的嘴又管不住了“大姐,你找的是什么人啊?这父亲手术成功,你看着家伙一脸的无所谓,是不是希望父亲的手术失败啊?”萧雪芙眉头一皱,看向齐昊,眼神中也有一丝不满产生。

  “既然老爷子没事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感受到萧雪芙的目光,齐昊知道自己已经没必要留在这里了,于是准备离开。

  “慢着!”萧卓拦住了齐昊“大姐,这种招摇撞骗的骗子,一定要把他抓起来,免得他四处骗人。

  ”齐昊没有恼怒,转身看向萧雪芙。

  萧雪芙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说道:“让他走吧。

  ”齐昊毕竟是自己父亲亲自点名,也是自己去请过来的,整个过程虽然没什么表现,但是人家也毕竟没有做什么,无缘无故把齐昊抓起来,以萧雪芙的身份,还真做不出来。

  而她想不到的是萧卓正想凭此来打击萧雪芙声望,自己带的医生治好了老爷子,而萧雪芙带来的医生却是个被抓起来的骗子!只要坐实这个,到时就算老爷子不说,家族内部其他人也会对萧雪芙产生别的看法。

  萧卓一个激灵,正打算继续争辩的时候,手术室中的一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医生!医生,病人出事了!”“什么?不可能!”金世奇和萧家众人脸色大变,此时刚好萧老爷子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身边的监视器不断的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

  “封口之后本来一切妥当,但是在准备出来的时候,突然颅内压急剧上升,血压提升很快,心率已经低到20,现在情况非常紧急,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护士迅速将目前的情况报告了一遍。

  “怎么会这样!”金世奇显得有些慌乱,不断的对比着手中跟监视器上的数据,一滴滴的冷汗从脑门处滴落下来。

  “金医生,到底怎么回事!”萧雪芙此时如同一只噬人的老虎,双眼冷冰冰的看着金世奇。

  金世奇可以肯定,如果今天萧老爷子出了什么事,他肯定走不出东升市了。

  “大姐,别急,有金医生在,父亲他不会……..”萧卓仿佛还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对萧雪芙说道。

  “你给我闭嘴!”萧雪芙一声怒吼,一巴掌把萧卓扇倒在地:“如果今天父亲有什么事,你们两个,就去为父亲陪葬!”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森森寒意,让萧卓跟金世奇心中一阵发抖。

  老爷子不仅是萧雪芙的父亲,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萧老爷子死在这里,她不介意拿这个没有血缘的弟弟开刀。

  金世奇拼命的对比着数据,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监视器上,萧老爷子的生命数据在不断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点点的变得冰冷。

  此时的他,已经后悔接了这个工作。

  “会不会是有新的出血口没被发现?”终于,站在不远处的齐昊开口说道。

  “新的出血口!”听到齐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对着数据反复对比,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没错,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连忙对萧雪芙说道“应该有两到三个小出血口,在照CT时候没发现,此时突然破裂,所以导致现在的情况”“那要怎么做?”萧雪芙不想听金世奇的废话,直接问解决方法。

  “只能再开刀… …”金世奇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只不过刚开了一次刀,在开刀的话,以老爷子的年纪,那成功率不足…….”说到这里,金世奇已经不敢说下去了。

  “不足什么!”萧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领,冷冷的说道“给我说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两成… …”金世奇哭丧着脸说道“但是如果半个小时内不做手术的话,老爷子就必死无疑了!”“混账!”萧雪芙很想把眼前的这朝国所谓的名医打死,但是现在手术技术最好的就是他,为了自己父亲,萧雪芙还真的不能动手。

  “还有没其他办法?”萧雪芙此时也冷静了下来,放开金世奇,冷冷的问道。

  “没有!”金世奇此时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自信,他知道,今天没有奇迹出现的话,自己算是完蛋了,这两成的概率他还是说多了,实际上他出手的话,一成概率就顶天,相当于是说,没有幸运女神眷顾的话,老爷子是必死无疑了。

  只是他不敢说实话啊,一旦说实话出来,立马就得陪葬,萧氏集团在深市的势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办?”萧雪芙此时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再开刀吧,不足两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开刀吧,那是必死无疑,哪怕是果断如萧雪芙,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让我试试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齐昊,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心,不忍心萧老爷子就这样丧命,最终还是决定出手。

  “齐昊,你?”萧雪芙眉头一皱,不明白此时齐昊突然这么说是为什么。

  不过金世奇倒是大喜,毕竟齐昊出手的话,到时候老爷子死了,也有个人和他一起承担责任。

  “萧总,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金世奇假惺惺的说道“我出手的话,虽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毕竟两成的把握,风险还是偏高,齐昊既然主动请缨,想来应该有不小的把握,为了老爷子着想,我愿意让贤,让齐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说明不是自己医术的问题,再强调齐昊主动请缨,自己为了病人着想才让位,这样一来,三两下就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择聪明,救不活,那是齐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萧雪芙,不过她也没时间计较,只是问道“你有把握吗?”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646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467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657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291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196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724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219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6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