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魔法 少女 まゆこ ちゃん,新手必看

我估计胡汉升以为家里没人便走了,我和苏春儿兴致勃勃地品着红酒,吃着美味。

  “韩潇!你个臭小子,快开门,我知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在里面,你有本事抢别家老婆,你有本事开门那!甭猫在里面不吭声,我TM知道你在家。

  苏春儿你个臭婆娘,看来你们早就有一腿,我TM是瞎了眼了我,呸!开门那!TM死韩潇!你给我滚出来!”胡汉升连踢带踹,恶狠狠地叫骂声再次席卷而来。

  苏春儿一听,和自己过了十年的老公竟然骂自己是臭婆娘和奸夫淫妇,气不打一处来。

  立马骂了回去:“胡汉升你TM不是人,我白和你过了这么多年,咱俩离婚吧,我心里已经没有你了!”我一听,有戏。

  苏春儿既然心里没有胡汉升,那是不是代表她心里有了别人,当然那个人是我了,我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随后门外一阵沉默,再一次没了动静。

  一时之间,我又觉得这样避而不见,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对胡汉升来讲也不公平,毕竟是人家老婆在我家常驻。

  “春儿,要不,咱开门说清楚得了。

  ”我紧握高脚杯保持姿势,试探苏春儿。

  苏春儿沉默几秒钟。

  “不用,让他随便作,随便闹腾去吧,不争气的家伙,我已经对他死心了,他死了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死心了,这意思很明显。

  莫非她真的对我有意思,这事儿算是成了,我心里顿时百花齐放,乐不思蜀。

  自从上次胡汉升来闹腾完之后,我这小日子安生了几日。

  一个星期之后。

  为了忙策划案的事情,我开始忙活得不可开交,经常加夜班,我心里像热锅上的蚂蚁总是惦记着苏春儿,隔三差五就给苏春儿播过一通骚扰电话嘘寒问暖互诉衷肠,生怕她和胡汉升旧情复燃。

  “师傅,还在那撩妹儿那?这回又是谁家的那小谁啊?是大姐啊还是大妈啊?让我也听听。

  ”我正和春儿聊得正嗨,徒弟小诗不知啥时候跟个耗子似的偷溜进办公室,凑到我耳边偷听。

  “去,去!离你大哥远点儿,你这死丫头,没看你哥正忙着吗?给你闲的,多管闲事儿,以后小坟丰满了再来捣乱。

  ”我一副嫌弃的眼神指责小诗,一手拍了下她那还未起色的扁平臀。

  “哎呀,韩哥,你也老不正经,聊网恋,小心一见面,吓你个哑口无言、魂飞魄散、死无全尸。

  ”小诗又开始耍嘴皮子。

  “放屁,什么狗屁网恋,这是你未来的嫂子,放尊重点,别让你嫂子听着。

  ”我怯怯地死死捂住话筒,生怕电话那头的苏春儿听见。

  “小嘚瑟,有事儿说事,没事滚远点。

  ”“哼!这回又要治疗哪位姐姐胸前的肿瘤啊?别肿瘤没治好,命再搭上。

  老板叫你中午吃完饭马上去启鸣策划案的那家广告公司谈合作的事,务必尽快。

  ”小诗边照着‘照妖镜’描画着鬼眼线和狗血口红,边提醒我。

  “好了,知道了,小妖精,快出去猎食吧。

  ”我和小诗一顿调侃,催促她出去。

  小诗白了我一眼,妖里妖气地走了。

  “好了,亲爱的春儿,我先忙了,晚上再给你打电话。

  ”我恋恋不舍挂了电话。

  吃过午饭。

  我立马赶到那家要合作的广告公司-瀚森广告公司,听小诗说这家公司一个月之前被一工程队老板收购,这瀚森的大名还是后来合并的。

  这公司大门的大招牌,跟个送葬花圈似的全部是暗灰色,我很是好奇,连刘曼丽这个很有手腕的女人都见不到的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

  按理儿说,刘曼丽一般的策划案都能搞定,怎么到这儿竟然碰一鼻子灰,这事儿有些蹊跷,我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老板不好对付。

  踏入这广告公司办公大楼,我的个乖乖,寒意袭人,阴凉的寒气顺着脚底窜上脊背,这哪是公司,跟殡仪馆的气氛差不到哪里去。

  冷清不说,除了前台的一个招待,一个工作人员都瞧不见。

  那招待脸上扑了几层厚厚的脂粉跟白无常似的,红嘴唇跟吃了死孩子似的。

  “先生,您是来谈合作的吗?有预约否?”招待的红嘴唇上下一张一合,轻声问我。

  我的魂儿不知不觉被她勾了。

  狠劲摇了摇脑袋,我恢复理智,把三魂六魄拽回来,“嗯,没有预约,你们老板在吗?我是来谈启鸣策划案的。

  ”“这位先生,我们老板在,您稍等,我打电话问问。

  ”那招待随即拨通了电话说明情况,似乎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没好气地叫骂声。

  再不就是我耳鸣听错了。

  “先生,十分抱歉,我们老板今天有几场会议要开,恐怕您要在这儿多等一会儿了。

  ”那招待毕恭毕敬地解释。

  好吧,只能如此,我必须今儿把这策划案拿下,将刘曼丽踢出局,设计总监的位置让出来。

  我坐在那里左等右盼,门外的路灯纷纷亮起来,员工也陆陆续续下班,还是不见那广告公司老板的半个影儿。

  我急着回家享受和苏春儿的美好时光,这倒好,今晚又得加班。

  心里头积压已久的火苗立马窜上来。

  “你那老板开会还没开完吗?比总理还忙啊?快让他来见我!”那小招待心虚,语无伦次:“呃,这个……先生,您先冷静,别激动……”我看出这里面肯定有猫腻,趁小招待一个不留神,溜进电梯自己去找那老板。

  到了三楼,一瞧,真是气煞我也,那老板正和一位小秘书在办公室里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竟然把我们谈合作的事情抛掷脑后。

  竟敢忽悠我,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这算什么。

  考虑再三,不能跟合作方起冲突,不然合作没个指望,我悄悄地敲了下门,干咳一声。

  “咳咳,打扰了,瀚森老板在吗?我是启鸣策划案的负责人韩潇,能耽误您几分钟吗?我是来谈合作事宜的。

  ”“TM滚远点!”那老板愤恨叫骂一声。

  我一听,炸了,哪有老板这么对待合作方代表的,一时冲动,我一个狠踹踢坏办公室的门,冲过去一把将那女骚货拽到一边。

  再定睛一看,我懵了。

  竟然遇到了熟人,这老板不是别人,无巧不成书,我瞄了一眼那西服上的工牌,确认是不是眼花了。

  工牌上赫然署名:瀚森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汉升。

  我在广告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竟然见到了胡汉升,十分诧异和不解。

  “胡汉升?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包工程队吗?”“怎么着,就行你出来放火,不行别人来这点灯,不想再见着我啊?我胡汉升又回来了。

  ”胡汉升煞有介事地板着身板说。

  我噗嗤一笑,心想什么胡汉升,应该是胡汉三吧,走到哪儿都惹人唾弃。

  “哼!韩潇,你TM的还有脸问我,拜你所赐,我前一阵把工程队给卖了,正好我和这家广告公司老板是哥们,他要转让股权,我把它死皮赖脸硬生生收购过来。

  ”胡汉升整理了一下被那骚货小秘扯歪的领带,没有好气地瞪着我。

  “卖工程队?收购(是男人就把她搞大)股权?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卖工程队的钱也能买不起这股权?”我扯着那挣扎的骚货小秘的小细胳膊就往外推,狠狠将门一甩。

  办公室里就剩下我和胡汉升两个人。

  我很是怀疑胡汉升收购广告公司钱的来处,又没理出个头绪来。

  “你TM拐了我老婆,我要报复你个瘪三儿,只要我胡汉升还有口气喘,就跟你死磕到底,你TM让我丢了老婆,不让我有好日子过,我就要搅得你鸡犬不宁,今后你NND别想过安生日子!”胡汉升说着,猝不及防恶狠狠地冲我的额头就是一记侧勾拳。

  我还没回过神来,有点蒙圈,眼前出现的全是星星点点,这一拳的力道不轻,有点让我找不着家门的节奏。

  等我缓过神来,又挨了一记左直拳,鼻子瞬间一酸,哗哗淌血。

  我也并不是好惹的,转瞬,我像被针扎了的气球,火气上涌,如同翻江的野马,抛了锚。

  “你奶奶个腿,这么多年赌友了,竟然真敢动手揍我,给你脸了!TM吃老子一拳!”我反手狠狠用直拳、摆拳、左右上下勾拳以及五花组合拳一通反击胡汉升,抡得胡汉升直转圈,晃晃悠悠跟不倒翁似的,满地找牙。

  “你老婆说心里已经没有你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强扭的瓜不甜,你TM还执着个啥劲儿,不如成全了我们。

  咱们赌桌兄弟一场,闹到这份田地,不至于?你欠我的钱我也不急着要,可以分期还我。

  ”我苦口婆心地劝说边观察胡汉升的细微反应。

  “TM还跟我提钱,我老婆都被你睡了,还要什么钱,再说我从来都不欠你啥钱。

  ”胡汉升豁牙漏齿地竟然赖起账来。

  我气急败坏。

  “你TM真成胡汉三了,泼皮无赖,死赖账啊,二十万那,这数目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事你竟然给我私自一笔勾销了?你NND,早知道你这样无赖,我打欠条好了。

  要不是看在苏春儿的面上,我早就向你讨了。

  ”我一个转身,狠掐胡汉升的脖子。

  他不想还钱,苏春儿永远是我的女人,正合我意。

  “你他娘还敢提我老婆,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你个死韩潇,终于承认你对我老婆早就打坏主意了,我TM弄死你!”胡汉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狠话。

  说着,胡汉升挣扎着用胳膊狠劲拉我的手,他应该是喘不过气来了。

  转念一想,我梦寐以求的老婆苏春儿已经是我囊中之物,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认了吧,不还就不还,老子也不要了,钱就是TM流水,死了也就是废纸一堆,还计较个啥。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遇到春儿,我的价值观也变了。

  只要苏春儿能一辈子在我身边就心满意足。

  更何况,苏春儿曾经是胡汉升的老婆,我不能对她老公太过分。

  想到这儿,我掐着胡汉升脖子的手指,有一丝松懈,不想再纠缠下去,索性回家得了。

  跟胡汉升也说不出个真假对错。

  我转身想要出去,这倒好,胡汉升还来劲了,在我背后猛冲过来,勒住我的脖子不放,我挣脱开来为了自保,顺手抄起办公桌上的移动电话向胡汉升的脑门狠力一砸,他的眼角立马开了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胡汉升眼睛一模糊,东摸西摸的在那打转抓瞎。

  我抓紧时机,拽门就逃,那骚货小秘还在门口地板上傻愣愣不知所措。

  这小秘跟胡汉升一个德行,竟然拽着我的大腿不放手,还狠狠咬了我一口。

  “干啥,你个骚娘们,要碰瓷儿不成!你属狗的啊,别TM给我传染上狂犬病或者艾滋病之类的。

  ”我狠狠踹了那小秘一脚,这才挣脱魔爪。

  我心里头不舒服。

  真是个殡葬馆版广告公司,个个凶神恶煞,比魑魅魍魉还可怕。

  胡汉升做老板,等着倒闭。

  我开车往家奔,此刻我一心想着回家见我的女神春儿。

  我顾不上许多,急匆匆往家赶。

  离家愈来愈近,我忐忑焦躁的心也渐渐平息安稳许多。

  一进门就听到苏春儿娇嫩的细语:“呦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啊,我的大忙人,韩哥?”苏春儿见我破天荒地早早下班十分惊讶,忙放下铲子上来迎接。

  我默不作声,连鞋托都没换,径直向浴室小跑过去,生怕苏春儿注意到我凌乱的衣衫、满身的伤痕和异样的眼神。

  我本想把脏衣裤扔了,再洗个澡,换身新衣服,以免苏春儿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确实不想让她担心。

  “没事儿,今儿啊,今儿公司不怎么忙,就早回来陪你这位大美妞了呗……”我故作镇定,假装没事儿人似的,一边脱被血迹弄脏的衬衣,隔着浴室门大声回应。

  苏春儿是个聪明女人,我的反常举动逃不出她的火眼金睛,没注意,苏春儿紧随其后,没敲门跟我进了浴室。

  

刘萍说道:“知道的越多,就死的越快,刚才我看过了,你这位客人不错,好好享用吧。

  ”刘萍把常博启送到一个包房门口,常博启进了门,看到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长得非常漂亮,身材也很火辣,像这种女人,以前常博启想都不敢想。

  可这女人现在就在眼前,而且上了她还有钱赚,一夜之间,这剧情就逆转了啊?不光这样,就连他嫖客的身份也逆转了。

  这女人笑道:“兄弟,先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你够不够格。

  ”常博启知道对方成了客人,他成了那种传说中的鸭子,到了这份上,还能怎么样?何况这女人不错,要是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常博启脱了衣服,立刻有了反应,这下那女人惊喜起来,说道:“小兄弟,大姐我太喜欢你了,没想到这种地方还藏着你这样的宝贝啊?”常博启说道:“大姐,只要你喜欢就行,我刚出道,还不会做,哪儿不满意了还请多多谅解。

  ”女人笑道:“满意,很满意,来吧,姐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这个女人叫田梦,给一个当官的当情妇,什么都不缺,就却男女这点事,那个当官的一个星期给她一次,还不准她结婚,这就让田梦饥渴难耐了,今天也是误打误撞来这个美发店做头发,知道这里面有这种营生,就(两根一起插进去)试试问了一句,结果这里还真有鸭子,而且还遇到像常博启这样的宝物。

  田梦对常博启非常满意,和常博启相比,以前跟自己的在一起的那些男人,简直不值一提。

  田梦出手也很大方,给常博启发了五百块小费,这可是常博启搬砖一个月的收入,常博启也没客气收了。

  田梦走了,常博启怅然若失,虽然他享受了,也赚到了一笔客观的小费,但是他的自尊却大受打击,他怎么能靠这种方式来赚钱呢?从古到今,这是不入流最下贱的职业啊?可他被逼到这一步,自己的命运自己无法选择,只能任人摆布,他发誓一定要逃出这里,还要把小青救出去。

  爽姐今天也很高兴,她从田梦这里拿到了一千块的收入,对常博启就很客气,不用让常博启回黑房子了,但告诫他不能出大门,不然就卸了他一条腿。

  这种事不是常有的,今天常博启接待了田梦,就没有生意了,他就慢慢熟悉这里的环境,寻找逃脱的路线。

  常博启无意闯进了后院,这里养着一只藏獒,藏獒冲常博启狂吠了几声,吓得常博启急忙退了回去,这里也是一条死路,别说这头藏獒了,门口也有人看守,没有爽姐的话,谁都不能走出大门半步。

  常博启还担心他的小青,摸到了黑房子那,这里的铁门上挂着一把铁锁,没有钥匙根本无法打开。

  常博启叫道:“小青?小青!”小青来到门边,说道:“博启,他们放了你吗?那你赶紧逃出去报警,让警察来救我。

  ”常博启说道:“我出不了大门,我现在还救不了你,但我一定能想出办法的,你安心待在里面等我。

  ”小青说道:“那他们带你出去干啥?为啥不把你关进来?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一个人待在里面害怕。

  ”常博启说道:“我现在想进去也进不了,我在外边才能想办法,这个地方的老板特别凶,谁要惹了她,就让谁喂藏獒,你能活着真是奇迹了。

  ”小青叫道:“博启,你快救我出去,我好怕啊。

  ”常博启说道:“有我在,他们不会把你喂藏獒的,不过你也别激怒他们,我这一有办法,马上带你出去。

  ”小青说道:“博启,你成了他们的人吗?伤天害理的事,你千万别干啊,不然我会看不起你的,更不会当你的老婆了。

  ”常博启说道:“我欠了他们的钱,他们让我干活还债,等我还完了债,我就能出去了,你放心,我不会干坏事的。

  ”常博启自己当了鸭子,这种事千万不能告诉小青,不然会让小青看不起的,小青都能拼死保护自己的身体,他一个男人就不能了?和小青一比,他什么都不是了。

  这时走廊有了脚步声,常博启急忙惊愕小青道别,然后回到了大厅,这里聚集了七八个小姐,个个浓妆艳抹,让憨娃大开眼界了,以前就是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居然在现实中出现了。

  现在这些小姐也知道了常博启的身份,和她们一样,那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一个小姐走到常博启身边,在常博启身上摸了一把,说道:“兄弟,大家都说你厉害,让我也感受一下吧?”常博启说道:“我没钱给你啊。

  ”小姐笑道:“只要你伺候好了,我给你发小费。

  ”对了,常博启把这茬忘了,他现在也是靠干这种事赚钱的啊,他也可以收钱啊,不过他不喜欢这个小姐,她站在自己面前,马上有一股骚味直冲鼻子。

  

  仲夏,恍若一夜间,所有的景致渐渐热辣起来。

  春日那些清寂温良的时光已远行成过去的故事;心底那些个素白的小清欢亦随之逐日渐趋热络。

  行走在光阴路上,细心收藏着风轻云淡的静水流深。

  将内心的宁静,折射成眼眸的清澈,定格岁月静好的模样。

  那些有爱暖怀的时光,花香弥漫,情深倾城。

  心心念念的牵挂亦是一道美丽的风景,静守着晨曦暮色。

  一步一驻足中,那些繁华中喧嚣都已淡忘,而你钟情的那檐馨暖从未走散。

  若温良贞静的时光如是,携手共赏夕阳西下那彤云彩霞,想想都是美轮美奂,细数经年所有美好,精心在心底腌制成一帧永远……  逝去的岁月,蕴涵着简静澄澈的美,惟有用心品味和感悟,方可真正享受它的恩慈。

  野花的绚烂,微风的飘逸,皆光阴中美的馈赠。

  尘世中匆匆的脚步中,印下了或清晰或模糊的故事底片;行走中的桥头水畔难免会经历迷津雾渡,坎坷挫折,然而心中的美好,眸底的清澈,终是我们抵达馨暖的补给。

  为自己的山河岁月多收集些美好,岁月便少一些薄凉。

  生命的终结,不一定繁花似锦,而是拥有一泓丰盈平和的心境。

    简静如溪,似空渺临水而居,岁月中凸起的繁嚣,渐隐至红尘之外,一路欢歌的岁月清欢,在旷然的思绪里浅浅荡漾。

  安静,指间不经意遗失的一枚青果,宛如温善女子弯弯娥眉下的一朵莞尔浅笑,从不张扬,也无浮躁,仅于踯躅独行的青山绿水中静静迎接风雨。

  季节明晰的棱角显露之处,暖风花信渐次融入自然的阳刚线条,那经年的轮回沉浸在温暖的怀抱,在耳畔疯长着固有的怡人情长。

  那些爱的轻唤低喃,是纯情女子心底珍藏的一道道青涩,缓缓地,在远山的静寂中旖旎而落,如漫长岁月里流淌的一泓清澈,忽儿走过,便蕴染了开在路旁的朵朵野花。

     每个人的岁月山河,总有一些风景令人迷恋忘返,总有一些记忆挥之不去。

  当岁月的风烟卷走了浮华,沉淀了喧嚣,过滤成千帆过尽后的安然,那些曾经阵痛铭心的过往,都化成流年微温的记忆,在生命长卷上兀自芬芳旖旎。

    于清晨微露中低眉,收藏起花开的美好;抬眸,记录下清风拂尘的飘逸。

  在心间敛入几缕凡常清欢,在琐碎烟火里追寻心灵的皈依。

  听一段高山流水的轻吟,阅一卷醍醐灌顶的墨迹,品一盏素淡沁脾的香茗;每个人的山河岁月,都会有步履匆匆,不妨放缓急促的脚步,轻轻梳理纷扰繁琐,咀嚼回味光阴中的缤纷绚丽;在心灵的花园,植入疏落有致的畦畦馨香……  浅夏如烟,风过无痕,一直低调内敛的时光如梭而逝,一个不小心日子就跌碎进仲夏。

  长久以来喜欢安然恬静的日子,任日复一日的晨露夕霞,在心上静静氤氲,馨香成时光无限的暖腻。

  那些淡淡来去的尘缘,记起,温情溢美;收起,则浅笑随意。

  曾经那些自以为刻骨铭心的情爱,仿若姹紫嫣红的花事,不过是湮没在旧时光里重重缤纷的落英,及待回眸,已自成泥。

   腌诗、腌心情,甚至腌交情。

  封存,收藏起所有期许,于春暖花开日共沐雨露。

    六月的早晨,一枚枚希冀丛生,心底栉风沐雨后的那些嫩芽,终需跋山涉水后才能皈依灿暖。

  依恋的目光里,曾经那些个年少时的走过,已于温良时光中洗去风尘仆仆的单薄。

  一段段颠沛流离的远行,落满纤弱双肩的尘埃,及至仲夏某个无浪的渡口,静迎一颗远游的心安然回归。

  这样眉眼溢美的日子,惟闻时光翻阅沉睡的声音。

  伴着一种莫名的情愫涌漾在心头,若一桢久远老故事渲染的一份静美,于土烟囱升起袅袅余暖……  时光荏苒间,岁月恰似一忽间涉过了万水千山的远行人,那些被光阴悄然修剪过的容颜,往往让人在唏嘘中来不及慨叹。

  而那些笃信的初心,仍如春天萌动的蓓蕾,细雨润泽下毫不掩饰地绽放着对自然最初的眷念。

  跋涉在红尘的脚步走走停停,只要于烟火温良中深悟,繁复的过往皆是心智合眸的必经。

  当美好的画面在闲暇时念起,为内心平添出缕缕馨予,那些无意间书就的故事,便成了用一朵花信题就的春天明媚序曲;成了情意无限延伸出的优美破折号;是你已生,我仍未老……此去无论多久,再忆,珍藏在记忆深处的都是一场最美的相遇。

    (办公室爱爱)依着晨曦,信步走过眸底浅喜的风景,那一树树一丛丛盎然绿意,那一簇簇花开妖娆的醺染,俨然是经年清欢里的浅醉,在流年里点滴生香,于岁月里窖藏着色,每每赏读,如沐浴着一场生命豪大的盛宴。

  念在山水路上,无需相问,那一程山青水秀葳蕤的风景是否终有一天也会老去,只要感知那阵阵涟漪不过是屋檐下偶临的烟花。

  穿尘而过的绚烂,留下的仅一缕烟痕滑落的弧线。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c.aspx?4484.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c.aspx?204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c.aspx?776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c.aspx?113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c.aspx?328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c.aspx?766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c.aspx?780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c.aspx?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