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男 自衛,新手必看

看到我毫不犹豫的答应她,苏茜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一刻我感觉我的心好像都被融化了一样。

  “我们去浴室洗澡好吗?”我俯下身子,抱起苏茜,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

  苏茜全身火辣辣的,这时候像一只小猫咪一样,依偎在我怀里。

  怀里抱着苏茜,但丝毫不影响我走路的速度,三步并两步就来到浴室。

  把她放在浴缸里,我火急火燎的脱下衣服。

  “啊!你那个看起来怎么又大了一点?这要是……要是……”苏茜脸红透了,低声说道。

  我看着她渴望又害怕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可是什么?可是你就是喜欢我这么厉害的对吧?”我故意挺了挺腰,顿时那雄厚展露无遗!“啊!强子,你……唔……”苏茜再次惊呼出声,刚要说什么,可是我根本不给她机会。

  看着她这幅光溜溜的模样,我那能忍得住?一下跳进浴缸里,低头就吻上了她性感的红唇上……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紧紧贴在我的嘴唇上,带着丝丝凉意,却恰到好处,让我沉迷。

  我吻住苏茜性感的红唇,但这只是开始,我猛地吧头挪开,顺着她白皙的脖颈一路往下……仅仅是几秒钟,我就已经来到了之前还包裹在睡裙下那一抹深邃的地方!“嗯……啊!你轻点……”这时我已经含住那柔软,牙齿轻轻滑过高处,苏茜顿时嘤咛出声。

  俗话说要左右逢源,我自然是不能有所偏颇。

  另一边的柔软被我大手掌握住,可是苏茜胸前的柔软的确不同寻常,即便年近三十,但是没有丝毫下垂的迹象,重点还是很给力!我的大手被撑满了,可是还不足以掌控这白皙轻颤的柔软……“想要吗?”动作了一会,我喘着粗气,某个地方实在是难受的不行,所以我征求她的意见。

  “嗯……”如果我不爱她,我根本不可能忍这么长时间。

  那种感觉一上头不是轻易能够控住住的,可是我不一样。

  先不说我当兵几年,心性定力都超乎常人,光是我爱她这一点,就足够我在做那事之前得到她的同意。

  得到了苏茜的同意,我便没了丝毫顾忌,直接欺身而上……苏茜被我一番撩拨,身子早都瘫软了,再被我一番狂风骤雨的滋润后,更是累趴下了。

  我把她从浴缸中抱出来,她像一个娇羞的小女孩一样,美艳的脸庞上未曾褪去的潮红,红唇微张,心眼迷离。

  看着她这幅近乎妖精般的模样,我很想再翻云覆雨一次。

  可是我又舍不得,这可是我的女人,现在一次要不够,日子还很长,我可以慢慢来。

  不着片缕的苏茜被我这么抱在怀中,她很温柔的把玉手放在我胸口处,不停画圈。

  惹得我心头直痒痒,只能吓唬她:“小妖精,你要是再勾引我,我可不会这轻易就放过你。

  ”说着,一只手顺着大腿往下溜去,另一只手也划过小腹,快速攀上巅峰……“喔……有本事你就别放过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榨干。

  ”被我这么一撩拨,苏茜动情的低吟一声,说道。

  “就怕你扛不住,还榨干我?那就让我好好试试。

  ”她的话让我刚刚有要平复迹象的邪火再次燃烧起来,很快就烧遍全身!怀里的苏茜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但是我能感受到她的渴望。

  竟然是比刚才还要强烈!难怪苏茜会一个人大白天的躲在房间里,边看岛国小电影,边自我满足。

  这让我想起来张建国那金针菇,实在是难堪大用。

  苏茜被我粗怒的放在床上,这要是动作小还好,可是我这么轻轻一抛,她胸口的柔软顿时上下晃动起来……这幅模样即便是我刚刚已经泄过火的人都感觉鼻血要流出来了,白花花柔软微微晃动起来,我感觉我的眼睛都要被苏茜给晃瞎了!“苏苏你真的还想要吗?”我虽然问她,但这一次我真的有点忍不住了,直接跪坐在床上。

  (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我现在这样子简直跟大灰狼盯上了小绵羊似的,要是有个镜子放在我眼前的话,说不定能看到我的眼睛在放绿光!可是我这幅模样竟然没有把苏茜给吓唬住,反倒是激起了她的渴望……下一刻她就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在我的身上!这一次她很疯狂,她选择主动出击。

  只是她的技巧实在是太生涩了,她似乎只会趴在床上享受那种感觉。

  我想她现在这种主动的疯狂,心里也是做出了巨大的斗争的。

  躺在床上,我看着她皱着眉头,一点点坐在我小腹处……她的脸上有痛苦的表情,但更多的是满足。

  痛苦是因为我本钱的确雄厚无比,再加上平常也不自己瞎折腾,想要在关键时候爆发,实在是太简单了。

  而且张建国的那金针菇每次就一两分钟,苏茜在遇到我之前也没有跟其他男人有过任何关系,所以她身子保持的很好。

  现在遇上我这么霸道的本钱,即便是刚才已经接受过狂风暴雨般的滋润,可是她毕竟身子保持的很好,有些吃不消。

  “苏苏你累了,让我来吧,我懂得怎么疼你。

  ”我看着苏茜这幅模样,有些心疼,舍不得让她这样付出。

  可是苏茜一脸享受且倔强的样子,根本不听我的话。

  她依旧在疯狂的动作,白皙的脖颈紧绷着,微微后仰着的头……还有随着她动作不停上下晃动的柔软……直到苏茜在疯狂中满足了三次,我才最后缴械投降。

  她趴在我身上,紧紧的搂着我,我只感觉她身子很紧张,我同样有些紧张。

  脊梁骨绷的紧紧的,从上到下,忽然一哆嗦,整个人感觉像是虚脱了一样。

  我抬头吻上苏茜,她气喘吁吁的样子简直跟红颜祸水一样。

  我轻轻拢过她鬓角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秀发,一把把她拥入怀中。

  “苏苏,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对你好的,等你跟张建国离婚了我们就结婚。

  ”我恨不得把苏茜都揉进我的身子里,可那不现实,但是我说的话句句都是实话。

  我不知道她是不想回答我的问题,还是实在是累的不行了,鼻子里已经发出匀称的呼吸声。

  看着我怀里苏茜紧闭着的眸子,在她长长的睫毛上轻轻吻了一下,我也沉沉睡去。

  这一晚上,我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

  我梦见我跟苏茜从村里离开了,是我带她远走高飞的。

  在遥远、没有任何认识我们地方,我买了小小的一套房,跟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不知何时,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苏茜已经不在我的床边了。

  这让我很是失落,我们现在终究只是偷情,还不能正大光明的走在一起,出现在外面大街上。

  不过现在能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摇了摇有些沉重的脑袋,这才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我想苏茜应该是在浴室里洗澡了吧?第一次真正跟她云翻雨覆也是在浴室里,想到这里,我就心头荡漾……再加上早上是个男人都有点反应的,这更是强有力的催化剂!我忽然出现在浴室里,她处于本能的尖叫出声:“啊!强子你干什么?怎么突然就出来了。

  ”当她看清是我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看清我的那时候,她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两朵红晕,看起来就好像喝醉酒一样,惹人欢喜。

  “我们一起洗,好吗?”“好。

  ”苏茜低声说,其实她知道我进来这里是什么目的,但是她没有拒绝我。

  虽然我很想再来一次,可我清楚昨晚已经把她折腾的不轻,所以就饶过了她。

  苏茜在知道我老实了后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我,不过当她知道原因后更是羞红了脸,只是她脸上洋溢的幸福,我就满足了。

  “强子你真好,你昨晚问我后悔吗,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后悔。

  ”依偎在我怀里,苏茜在我胸膛上蹭了蹭,说道。

  我刚准备对苏茜说一些情话,可就在这时,忽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一看,竟然是张建国给我发来的信息。

  只有两个字:救命!当救命这两个字映入眼帘后,我愣了一下,张建国昨晚不是跟其他几个老板一起去豪赌了吗?怎么忽然会让我救命呢?难道是他输了钱,那些人要他还钱?我想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张建国跟那些人关系匪浅,即便是赌博输了钱,也不会为难他才是。

  这么说来应该是发生了其他事情,张建国自己应付不了,所以给我发信息求救。

  一想到这里,我忽然有点兴奋,要是张建国真的出事了,那我是不是就能跟苏茜在一起了?就在这是,苏茜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强子你怎么了?我看你脸上阴晴不定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嗯,出了点事,张建国给我发短信说救命。

  ”我边说边把手机递给苏茜,当她看到手机上的两个字时脸色都变了。

  我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副表情,不管她现在爱不爱张建国,张建国曾经都是她爱过的男人,现在忽然发来这样的短信,一定是出事了。

  “强子,你……你能去救他吗?”苏茜眼眶里泪水在打转,但终究是忍住了没落下来,不过她说完话紧咬着的嘴唇落在我眼中,多少看着有些心疼。

  当然我不会为了这些而责怪苏茜,这要是换正常人,也会做出这样的决断。

  “强子,你要是救了张建国,我就跟他离婚,跟你走,好吗?”苏茜见我没说话,以为我不同意,有些着急的说道。

  苏茜的心情我尽管能理解,但还是觉得有些别扭,索性什么也不说,没答应也没拒绝。

  看到我转身离去,苏茜瘫坐在沙发上,无声的抽泣起来。

  等我到楼下,开了车,先是给张建国打电话。

  不出意料,电话关机了。

  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细细回想昨晚到底有没有人表现的不太正常。

  可是我思来想去十几分钟,都没想出来到底是谁有问题。

  昨晚跟张建国在一起的那些人全都是张建国的强力合作伙伴,说的难听点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应该会对张建国出手啊。

  才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已经抽了半包烟了。

  “草他个腿!”我忍不住怒骂一声,一拳狠狠砸在方向盘上。

  “苏苏,你放心,我肯定会去救张总的,你别着急,等我回来。

  ”气愤归气愤,但我舍不得让苏茜伤心,所以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让他安心一些。

  发完信息,我思来想去,只能先去名豪看看情况。

  昨晚我是从名豪出来的时候,名豪还是一幅风平浪静的模样,而且张建国也是半个小时之前才给我发的消息。

  等我到名豪KTV的时候,这里已经打烊了。

  不管是KTV还是会所等等,一般都是下午四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这样上班的,现在打样很正常。

  虽说打烊了,但我有张建国司机这层身份在,想进去,倒也不是很难。

  我上前对前台说道:“美女,张总让我来接他回去。

  ”“张总?他不是刚离开一会吗?”前台小姐一脸惊讶的对我说。

  “嗯?不可能吧,张总真的走了?”前台小姐的话顿时让我惊疑起来。

  似乎是看出来我的样子,前台小姐便给我说了张建国离开时候的经过。

  听完她的话我才知道张建国并不是一个人离开的,而是和吴总以及一个中年汉子一起离开的。

  不过她们看上去好像并不高兴,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张建国还跟吴总骂骂咧咧的样子。

  “还请麻烦你帮我找下你们经理。

  ”虽然前台小姐说的是这样,但我更相信我的眼睛。

  这里这么多摄像头,我想他们离开的时候肯定被监控摄像头给拍了下来了。

  这件事我也想过报警,可如果张建国需要我报警的话,那他都不用给我发短信了。

  不过在我心里我还是保留了报警这个选项,不管我跟张建国有什么矛盾,那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现在张建国要是出事了,那可是一条人命。

  这时前台小姐已经找来了经理,不过当我说我要查看今天早上的监控视频时,他愣了一下。

  “怎么?张经理是不想让我看吗?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我们张总,你想他还会来你们名豪消费吗?”我看这个张经理不是很乐意让我去看监控视频,心里一横,便拿出张建国这个金主。

  不得不说,在利益面前,真的很难有人能够挡住的。

  我这么一说,张经理顿时赔笑着给我道歉,说着,便把我往二楼拉去。

  等到了监控室,我让他们的员工给我把张建国早上离开的视频调出来。

  时间显示是八点十几分,张建国跟吴总还有一个男人从包房里出来,张建国跟吴总我的都认出来了,只是另一个人带着帽子,第一时间我并不能看出来他是谁。

  这三人随后一同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两个人就吵了起来,但看上去张建国还不是最激动的那个,倒是吴总看上去好像唾沫横飞。

  不知道是不是张建国说了什么,等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吴总更加激动起来,一把拽住张建国的胳膊。

  张建国好像也生气了,一巴掌就拍在吴总的脸上。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带着帽子那个男人忽然出手,一拳重重砸在张建国脸上。

  这一切都发生的毫无征兆,甚至是我都没看出来这个男人要出手。

  毕竟之前我还觉得他是张建国的人,一直跟在张建国身后。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想张建国也没有料到,当他怒目相视的时候,那人显然是不在乎张建国。

  就这样三个人莫名其妙的从名豪走了出去,我看到时间刚好是八点三十分,而那个时间,就是张建国给我发消息的前两分钟。

  这让我为难起来,张建国是在名豪出去之后给我发的消息,那就说明跟名豪没什么关系。

  可是吴总为什么会跟张建国争吵呢?这是我想不通的,昨晚上两人还好好的,一晚上,忽然就闹掰了?不行我不能等了,要是再等,张建国怕是真的要出事了。

  从名豪出来,我开车直奔警察局。

  

几名西装大汉一听,立刻像疯狗一样围向张华,这几个西装大汉子身高最低都在一米八,五大三粗,那胳膊足足有张华大腿粗。

  不过张华并不紧张,因为他根本没有丝毫害怕,扫了一眼得意洋洋的秋兰,张华语气冰冷的说道:“你逼我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啪啪啪”“啊啊啊”张华话刚说完,众人只看到一道道残影闪过,紧接着那几个五大三粗的西装大汉全部都捂着手臂倒在地上惨叫。

  而张华挽起一袖子,站在一边点燃了一根烟,十分潇洒与得意的望着满是不相信的秋兰。

  “你你”秋兰这下有些懵了,本以为张华是个软柿子,可一捏才发现,张华根本是块硬铁,张华刚才的身手绝对超出了她的平生所见,不过身为钵兰街的二当家,秋兰也见多了大风大浪,很快的她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问道:“你想干嘛?”张华神秘的一笑,一步步朝着秋兰走了过去,这一刻没有人再觉的眼前的张华是个吊儿郎当,好.色下流的男技师。

  “小华,不要,千万不要。

  ”女经理苏月一见张华这副架势,以为张华要伤害秋兰,她赶紧冲了上去,一边大喊,一边想要阻止张华。

  张华没有理会苏月,忽然脸色一变,十分严肃的对步步后退的秋兰说道:“我早告诉过你,我不是好惹的。

  ”“你有种,你给我记着!”秋兰的脸色很难看,这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情,纵横西山市多年,与自己亲姐姐秋花打下了整个钵兰街,当年她曾经拿着两把菜刀追着钵兰街的扛把子丧彪跑了两条街,有双刀火凤之名。

  没想到今日,不仅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技师拒绝,接着被羞辱,然后被教训。

  秋兰的肺都要气炸了,但是形势不容人,张华的强大出乎意料,她也只好就此作罢。

  “兰姐,不要生气,小华就这样,迟些我会带小华去钵兰街亲自赔罪的。

  ”苏月赶紧上来赔不是,她心里很清楚,这次的事情不会就这么就完了,以秋兰的性格,事后肯定会报复的。

  “苏月,这事你不用管。

  ”秋兰看了眼张华,继续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马上开除他,第二继续留着他,跟我作对。

  ”“兰姐”苏月还想说什么,但秋兰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张华没有说什么,看了眼十分难堪的苏月,说道:“我知道怎么做,放心不会牵连你还有幸福女子会所的。

  ”“唉!”苏月看了眼乱糟糟的八十八号房,摇摇头,无助的说道:“小华,你摊上大事了。

  ”经过张华这么一搞,整个幸福女子会所并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女经理苏月却满目忧伤与惆怅。

  张华对此事很抱歉,但原则问题,他也没办法,想着自己在这女子会所暂时是混不下了,张华只好收拾东西跑路,至于了结姻缘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了。

  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当他提出辞职的时候,女经理苏月并没有同意,反而一再挽留,这让张华一阵感动,对苏月的好感倍增。

  “小华啊,姐姐干这一行好多年了,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兰姐虽然被我们得罪了,但事情也并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苏月穿着一身职业套装,上半身是半透明的白衬衫,下半身是黑色短裙套黑丝,将诱人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张华心砰砰的跳个不停,偷瞄了眼苏月的大.胸脯,然后如实的说道:“苏经理,事情你都看到了,那疯婆子估计也不是大方的人,肯定会来报复的,为了不殃及会所,我看我还是辞职吧。

  ”“笨!”苏月喊了一声站了起来,欣赏的看了眼张华,说道:“兰姐刚出道时,曾经拿着两把菜刀追着钵兰街扛把子丧彪跑了几条街,说一不二,从来没有食言,就算你跑了,她也会拿咱们会所上下的安全逼你出现的。

  ”“麻痹,这还是女人吗?”张华忍不住骂了一声,这种心肠狠辣的女人他还是头一遭见到。

  “唉!”苏月有些无奈,朝着张华走了过来,一股淡淡的幽香席卷向张华,饱满的双胸一颤一颤的,透过白衬衫,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胸罩。

  “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

  ”“什么办法?”张华调整了下心情,他不敢再看苏月,再看下去自己恐怕又要忍不住了。

  苏月想了想转过身去,黑色的职业短裙勉强才能包住那诱.惑死人不偿命的大屁股,张华看的热血沸腾,心跳加速,很想冲上去,从后面包住苏月。

  而正在张华面对着苏月想入非非的时候,苏月忽然转过身来,说道:“我已经约好了花姐,只要弟弟令花姐满意了,这次的事情就过去了。

  ”“花姐是谁?要我去怎么满足?”张华疑惑的问道。

  “花姐是钵兰街的老大,也是兰姐的亲姐姐,兰姐虽然张狂不讲理,但在花姐面前却很老实。

  ”苏月解释道。

  “卧槽!”张华一听这个劳什子花姐原来是那个母老虎秋兰的亲姐姐,想起秋兰的彪悍与凶残,张华一阵恶心,要他再去满足这种女人,他宁愿自己撸。

  见张华反应这么激烈,苏月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笑了笑,声音细细的说道:“小华,你不用这么紧张,花姐虽然是兰姐的亲姐姐,但两姐妹无论长相还是性格都大不一样。

  花姐性格温和,待人礼貌,是个罕见的美女。

  ”“真的?”张华一听,感觉有些难以置信,亲生姐妹间会有这么大差异?“当然。

  ”苏月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已经约好了花姐,兰姐晚上七点在帝国饭店吃饭,到时候你也去吧,态度好点,给兰姐陪个不是,有花姐在,兰姐想必也不会太过分的。

  ”“什么?要我当着大家的面给那个疯女人赔不是?”张华有些难以接受,再说他并不认为今天自己哪里错了,一切都是秋兰那个疯女人太霸道,蛮横不讲理。

  “小华!”苏月拍了拍张华的肩膀,眼含秋波,温柔的说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当帮帮姐姐,好吗?”“这这个。

  ”张华很想一口拒绝,但一看到苏月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神,还有那极致诱.惑的语气,他实在狠不下心来。

  苏月所说的一切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最严重他顶多收拾东西跑路返回大山,以后再出来帮助老头子了结姻缘,就算秋兰那疯女人报复幸福女子会所,这跟他也没有一毛钱关系啊。

  只是,张华虽然好.色,吊儿郎当了一点,但内心里却很正义,这种拍拍屁股就一声不吭跑路的事情他干不出来,也不想干。

  更何况,还是面对苏月这种级别的美女,他实在不忍心留下个烂摊子就离开这。

  “好吧。

  ”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边插边做吃奶)张华最终还是点头同意晚上去赔罪。

  “不过我有个条件,我只跟那疯女人赔罪道歉,绝不跟那疯女人做其他的事情。

  ”“没问题,你准备下,我也去安排下。

  ”苏月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扭身便离开了房间晚上的西山市才是最美的,黄河两.岸霓虹闪烁,远处群山起伏,远远看上去十分的霸气。

  而在西山市最豪华的帝国酒店一间包房中,三个中年少妇有说有笑的坐在里面,包厢装修的十分豪华,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

  这三个中年少妇正是钵兰街扛把子秋花,秋兰还有幸福女子会所的女经理苏月。

  为了息事宁人,苏月动用了各种关系终于约到了秋花,然后将秋兰也一并约上,最后再叫上张华。

  希望待会儿张华来的时候给秋兰道个歉,然后看在秋花的面子上,秋兰会就此作罢。

  三个女人一台戏,尽管秋花,秋兰,苏月三人根本不是一个行业的女性,但坐在一起依然孜孜不倦的讲个不停。

  过了一会儿后,上面穿着黑色吊带衫,下面穿着紧身牛仔裤,身材十分火辣的秋花喝了一口茶,然后淡淡的对苏月说道:“妹妹,你约我跟阿兰出来,不会就是吃饭这么简单吧。

  ”苏月微微笑了下,然后说道:“什么都瞒不过花姐,是这样的,白天会所有个不懂事的小技师冲撞了兰姐,回头我狠狠教训了一番那个小技师,这不都约了出来,让那个小技师给兰姐陪个不是。

  ”“小月,我秋兰可担当不起啊。

  ”秋兰一听,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冷声冷气的讽刺道。

  “阿兰,不要这么说,小月也不容易。

  ”这时候秋花低头思索了下,然后说道:“苏妹妹,你别担心,阿兰就是冲动了点。

  ”

没事就好,不过你到底去哪里了,你都不知道,我回到时只见你手机,我都担心死了,到处都找遍也没见你,又不敢告诉老师,当时心态真的要崩了。

  男朋友一进一出的感觉苏婧儿的跟班何小芸举手和老师说,还带着挑衅的眼神看着黎梓笙。

  这种感觉,是我最为陌生,最为疏远的。

  邝男清楚地感受到了她的不安。

  美丽的新婚人妻从这两句回答中,他已经明白镜无的身份了。

  这个丫头没认出来我?看起来就像是猎人看到猎物的眼神。

  如果要对一个问题进行更加远更加远的讨论的话,就会慢慢地偏离这个问题。

  男朋友一进一出的感觉难道莱昂的祖上也是来自异世界吗?呼呼,不如说只要是我们这边的人就会被他有所吸引吧。

  晴夏双手合十对我说:清晨起来,和暖的阳光透过轻纱窗帘映入了房间中,虽说屋外狂风呼啸,但是在屋中却是一片绿意盎然,各式各样的花草盆栽占满了原本就不大的卧室。

  男朋友一进一出的感觉郝贱:明天早上九点。

  炸茄子涌现时发出滋滋的响声,经过再一次的翻炒已经在热锅里熟透。

  空闲时间就是在御花园里逛逛,很多宫女说经常看见他在那株很老的海棠树上喝酒。

  看到咲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这边,整个人这才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杨荣:七仔,你要死啊!?不知道有些女孩子很胆小的吗?要是明天我要去,想要改变局面,肯定是要借用月颖的力量。

  希晨说其实她并不是讨厌昊然,只是很害怕,她的爸爸妈妈都是老师,自然是对于男女同学的关系很避讳的,对希晨的管教也很严厉,希晨最后答应只要昊然努力学习,期末考试在班上前十名,她就答应和昊然做好朋友。

  就剩我和沈煜珂。

  美丽的新婚人妻这个姿势不对,这个跪舔不太美,这个身材有点走形…… 谁啊?贾逡喊道。

  男朋友一进一出(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的感觉天呐,这个账号不是林哥哥的吗?如果你觉得这样就了无遗憾,而且可以毫不在意你的父母,那去死吧。

  白野骤然睁开眼,只见一只粉红色的布偶兔正贴着自己的嘴唇。

  父亲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林洛洛,上下打量了一下心想也不像受伤的样子。

  还、还可以……还有,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擅自揣摩我会不会在意什么事情从而做出愚蠢的决定,我的心眼恐怕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哦。

  秦瑾君一皱眉,不耐烦地喝止滔滔不绝的店长,从裤袋里拿出钱包,从里面掏出高级信用卡递给店长。

  东子,送小宛回教室哈不客气,反正你迟早都是我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713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357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655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448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521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623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145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4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