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巨乳 メガネ,新手必看

让李耐没想到的是,王铁柱看上去壮实,其实一点没用,不到二十秒,他就低吼着一哆嗦,旋即喘着粗气瘫在了炕上。

  毛毛雨怎么能滋润得了干涸的土地?张桂芳俏脸上满是哀怨和失落之色,催促着王铁柱继续,然而一旁的王铁柱早就睡的跟死猪一样了,哪还有心思去管自己媳妇儿?“没用的东西!”张桂芳气哼哼地骂了一声,只得坐在炕边怔怔的出神。

  “还不如换我来,保准能让这娘们儿爽上天去!”李耐遗憾地心想。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动,几乎要胀到爆炸!没有得到满足的张桂芳,竟然躺在炕上,正对着李耐,这下可让李耐看的一清二楚。

  张桂芳纤细白腻的小手缓缓探向了那里……从这边看过去,只看到张桂芳眼神迷离,美妙地胴体如同水蛇般扭动着。

  她低声叫着,那呻吟声比之前和王铁柱办事时还要诱惑。

  真是个浪蹄子!看着隔壁张桂芳的媚态,李耐已经在脑海中幻想出了上百种跟她做那事的样子了,一时之间,下身更加难受。

  这种诱惑,饶是身经百战的男人来,也非得被张桂芳迷倒不可,遑论李耐这个初哥了。

  再也忍不住,然后随着张桂芳的节奏活动起来。

  许久之后,伴随着一声如同哭泣般的高亢,这才落下帷幕。

  起身,随手扯了一张纸擦擦后,又看了眼睡成死猪的王铁柱,无奈地叹了口气,拽了灯绳,屋内顿时漆黑一片。

  好戏结束,李耐意犹未尽地缩回了脑袋。

  一想到王铁柱白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却没法满足她,李耐就气的牙痒痒。

  但是,王铁柱也没个正经营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荡,难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墙角?难!想到这里,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小诊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台后面坐了下来,一边嗑瓜子,一边等着顾客上门。

  李耐是这柳沟村里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本来学了医学专业的他,毕业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刚踏出校门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车祸,人没了。

  李耐老爹当了一辈子赤脚医生,是典型的农村人,不过却憨厚、实诚的过了头,他大半辈子的财产,就只有这间帮村里人看病,顺便卖点百货的小诊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笔赔偿款,小诊所的生意也还凑活,这样的日子说舒服也舒服,但说无聊,也是真无聊。

  半个月下来,李耐已经有些腻味了。

  天色逐渐大亮,小诊所的顾客也多了起来,不过全是买东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劳作的村民都会进来买香烟、火腿和矿泉水之类的东西。

  李耐正忙活着,无意中向门外一瞥,却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是张桂芳和她男人王铁柱!两人站在路边,王铁柱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副要远行的模样,张桂芳则眼圈泛红,轻轻拽着王铁柱的胳膊,在说些什么。

  “耐子,烟给我啊,你瞅啥呢?”直到耳边响起了顾客的声音,李耐才回过神来,把烟递给了他,旋即对着门外扬了扬下巴。

  “铁柱干啥呢?”“你还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儿子在外面找到个工地,还缺不少人,前两天正嚷嚷着让大家去呢,王铁柱那二傻子也报了名。

  ”顾客笑着道。

  “很远吗?什么时候走?”李耐挑了挑眉头。

  “嗯,据说是在那劳什子江北省?反正远得很,坐火车都得两三天。

  ”顾客把钱付了,旋即摆了摆手:“待会儿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说着,就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李耐还在回味着顾客说的话时,门口挂着的铃铛再次响了起来,李耐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急忙抬头看向来人:“你好,要点什……”话说一半,他却呆住了,因为进门的顾客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儿,隔壁的张桂芳!张桂芳上半身套着一件宽松的白短袖,领口处的扣子没有扣上,能隐约看到一抹雪白的幽深沟壑,下半身则穿一条黑色的紧身打底裤。

  因为经常要帮忙干农活之类的,所以农村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这种方便有弹力的打底裤是她们的最爱。

  打底裤强大的塑型效果,将张桂芳笔直修长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来,下方那块区域异常明显,看的李耐心头一阵火热,视线都移不动了。

  张桂芳原本打算称点鸡蛋回去做蛋炒饭的,却察觉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脸顿时飞上了两朵红霞。

  “眼睛规矩点!”李耐一激灵,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两声:“这不是觉得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两眼!”“好看么?你个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张桂芳娇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却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过来之后就再也没人夸过她美了,王铁柱又脑子一根筋,有时候连话都说不明白,哪会说这些甜言蜜语哄人?“小屁孩?”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转了转,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岁而已,怎么能说我是小屁孩呢?再说了,你都没见过就说我小,这是赤果果的诽谤!”张桂芳俏脸更红,没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开这种玩笑,当下也是心神荡漾,哼了一声:“眼见为实,不亲眼看到,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嫂子吹牛呢?”李耐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直接绕出柜台,然后拿手指了指自己:“眼见为实,手摸出来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摸么?”张桂芳瞟了一眼,却突然发现,李耐看起来竟然真的鼓鼓胀胀,即便隔着裤子,也比自家王铁柱的要更雄伟。

  真有这么大吗?张桂芳心底一阵火热,嗔骂一声:“嫂子啥没见过,有什么不敢的?”说着,竟然真的上前两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

  李耐是个血气方刚的雏儿,资本也的确雄厚,这会那里还能忍得住,顿时间血脉偾张,一下来了感觉。

  “妈呀!”张桂芳吓了一跳,这感觉让她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了,不可置信地瞪着李耐:“耐子,你属驴的不成,这么大的家伙……咋长的啊?干那事的时候还不得要人命?”比起王铁柱那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来,李耐的资本实在太雄厚了,这要是跟自己,想到这里张桂芳就感觉浑身燥热,心里一阵阵悸动起来。

  “嘿嘿,会不会要人命我不知道……要不,嫂子,咱俩试试?”李耐更兴奋了,故意高抬着头,向前用力挺了挺腰身,笑道。

  “不试,不试,这青天大白日的,万一被人瞅见,你嫂子我还不得被骂死?”听了李耐的话,张桂芳急忙触电似地缩回了手掌,俏脸通红,连连摇头。

  “哦?光天化日不行,那偷偷摸摸呢?”李耐挑了挑眉头,满脸坏笑。

  “你小子别贫了,赶紧帮我称两斤鸡蛋。

  ”张桂芳脸色有些慌乱,说了一声后就背过了身子,但心脏却怦怦直跳。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时间多的是,也不急在这一时,李耐耸了耸肩膀,带着张桂芳走到了角落。

  “桂芳嫂子,这两筐鸡蛋随你挑,拣好的拿,别跟我客气!”李耐随手扯了个塑料袋递给张桂芳。

  张桂芳点点头,接过塑料袋,便弯腰开始拣起了鸡蛋。

  她屁股翘的老高,从李耐的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看到丰满圆润臀部,看上去弹性极好,这一下李耐那里还移得开眼。

  因为打底裤较薄的缘故,所以将张桂芳的下身勾勒的更加明显,李耐看呆了,咽了口吐沫,忍不住暗想,如果能抱着做那事,那该有多爽?这张桂芳给王铁柱那犊子是真的浪费!浪费!李耐忍不住在心底骂道。

  张桂芳抓起最后一个鸡蛋,一边往袋子里放,一边准备起身让李耐称斤,可她哪会想到,李耐此时正站在后面欣赏她的丰满翘臀?脚下一动,张桂芳直接就撞到了李耐身上,李耐这会正想着那事呢,身下支起的帐篷,好巧不巧,正好让两人搭在一起。

  在触碰到的瞬间,一股触电般的快感便从下身传来,李耐抽一口冷气,暗道好爽。

  张桂芳愣了两秒,这才扭头看去,正好同李耐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霎时间,她心里五味杂陈,下意识便想挪开身子,却一个没站稳,脚底滑了一下。

  李耐吓了一跳,急忙想伸手去拉,但已经迟了,张桂芳摔倒在了地上,手里的一袋鸡蛋也全都打碎了。

  “嫂,你没事吧?”李耐见状,急忙伸手去扶张桂芳,有些焦急地问道。

  张桂芳脸色痛苦,手按着后腰哼哼唧唧,李耐一看就知道,这是把腰给闪了。

  “嫂子,是不是后腰疼?”李耐歉意地问道。

  张桂芳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这是腰闪了,嫂子你先在椅子上坐会,我去拿点药酒,然后给你按摩一下!”李耐说着,慢慢把张桂芳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让她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李耐转身去忙了,张桂芳怔怔地盯着他的背影,出现了片刻失神。

  他是附近几个村子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去过大城市,肚里有墨水,人长得也还不赖,还会关心人,比起那憨货王铁柱来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最主要的是,这小子的资本有些大的吓人,如果跟他来一次,一定能爽到升天吧……想着想着,张桂芳发现自己身体竟然发热起来,急忙收敛了思绪,在心底狠狠骂了自己一句:想啥呢,你可是有夫之妇!李耐自然不知道张桂芳在想什么,从身后柜台里拿了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酒,又找了几根棉签后,便走过来,柔声道:“嫂(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子,来里间床上,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听到“床上”、“按摩”等字眼,张桂芳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摇了摇头:“不,不用了……扭了腰而已,歇歇就好了。

  ”“那可不行!”李耐却一板脸,语气严肃道:“腰伤如果不好好恢复的话,很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到时候连力气都使不上,我是医学生,再清楚不过……嫂子你正是大好的年纪,落下腰伤哪能行?”“啊?”张桂芳吓了一跳,花容失色:“真的?”“自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李耐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咱家在几百年前,那可是专给皇上看病的宫廷御医,就算到了我爹这代没落了,只能当赤脚医生,但祖传的手艺也没落下。

  ”“而且我在大学,也学了一些西医的按摩手法,我的按摩中西结合,管用着哩!”在大学学过按摩这是真的,但祖传宫廷御医这些,全都是李耐信口胡诌的,没想到却唬的张桂芳一愣一愣。

  张桂芳还是有些迟疑:“男女授受不亲,嫂子一个有夫之妇,让你给按摩,万一被人撞见,再传出去就糟了……”“这有啥?”李耐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要我说啊,咱们农村就是太封建了,人家城市里的医院,还有专门给女人接生的男大夫呢,那看的都是那个地方!”说着,李耐故意往张桂芳小腹下的那片区域瞄了一眼。

  张桂芳一脸不可置信:“真的?”“那肯定呀,嫂子,现在大部分人都去地里了,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更何况我是帮你治病,偷偷摸摸干啥?”李耐继续劝道。

  张桂芳真的意动了,红着脸沉吟片刻后,才轻轻点头,低声答应了下来。

  “那行……不过只是治病,你小子的手规矩一点!”“放心吧,我是那种人么?”李耐义正言辞地点头,心中却在狂喜。

  商量好后,李耐就扶着张桂芳进了里间,然后让她趴在了炕上。

  一趴下来,张桂芳丰腴挺翘的屁股,正对着李耐,那绝美的佳人,诱人的身躯。

  看的心神荡漾,李耐心跳的越来越快,暗中咽了口吐沫,搓了搓手:“嫂子,那我……开始了?”

李洁匆匆忙忙的回到出租房内,脸色通红,狼狈不堪,就连房东钟叔跟她打招呼都没瞧见。

  李洁回到家之后连忙换了一身衣服,想起在公交车上的场景,李洁脸色瞬间变得通红,脸颊烫的要死。

  这事儿对李洁的冲击力实在太大了,几十双眼睛在自己周围,还有人欺负自己,那感觉,实在太令人不好意思了!李洁想要摆脱那一路跟随着她的感觉,于是换了一身衣服,站在镜子前。

  及膝的丝质睡袍贴在身上,一双圆润修长的大腿显出来。

  纤细的腰肢,配上纤细的衣服,李洁身材尤为突出。

  这火热的身材,搭着李洁那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两口的脸蛋,简直迷死个人!李洁眼睛里神色复杂,公交车上的遭遇,还是让她有些后怕,不过内心,却是有着莫名的刺激……是啊,能不刺激么?她已经一年没有被别人碰过了,更别说在公交车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她自然相信自己的魅力,但是,其他人知道她是二婚之后就敬而远之,其他来的男人,也纯属是冲着她的美貌。

  “嗯……”李洁开始有了感觉,忍不住的娇躯一颤,轻哼一声。

  李洁逐渐进入状态,将粉色的睡袍褪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她解开仅剩的衣服,卸下最后的束缚。

  “嗯……”李洁感觉浑身都快烧着了一样,满脑子都是今天下班在公交车上的场景,周围都是拥挤的人群,无数双眼睛,李洁现在一想到那情景,就忍不住来了感觉。

  已经进入到状态的李洁,完全没有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

  “小李……你……”房间的门应声而开,房东钟军刚想开口说话,却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李洁下意识的看向一脸呆滞的钟叔,她整个脑子都炸开了锅!有了突如其来的旁观者钟叔,李洁内心一股极其莫名的感觉浮上心头。

  李洁嘴里发出闷哼,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很快她就昂起了脑袋,结束了……李洁撇过头去,不敢去看钟叔,这种事情简直羞死个人!李洁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为什么刚才不把门锁好?不用猜,李洁都能感受到钟叔那道炽热的目光在盯着自己。

  气氛相当的尴尬,钟军也是一言不发,让李洁不知所措。

  “那个……我就是看你急匆匆的回家……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先出去,我先出去……”钟军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李洁看向钟军,然后像触电一样缩回了目光。

  瞥的那一下,李洁看到钟叔起了反应,让李洁整个人脑子嗡的就炸开了……李洁听到关门声之后,整个人骨头像被抽走了一样,噗通一声躺在地上,她脸色滚烫无比,紧皱着眉头,天哪……这要她如何面对钟叔……李洁没有去吃晚饭,钟叔也没有来叫她,第二天一早,李洁就去了公司,上了公交车,拥挤的人群中,李洁能够感受到有不少人故意往她这边靠,可没有像昨天一样胆子那么大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怅然若失的感觉,难不成,不被人欺负还是一种坏事了?李洁心中没有定义,到了站点,就回到了公司。

  回到自己工作岗位,凳子还没捂热,就被叫进了总经理的办公室。

  总经理是一个年轻多金的帅哥,叫李昊,是李洁本家姓,为此,二人关系也算和睦,没有其他部门上下级关系那么恶劣。

  李洁刚一进屋,李昊连忙起身,招呼李洁坐,然后李昊就走到门前,‘咔哒’一声将门锁住。

  “总经理……你锁门做什么?”李洁忽的心头有些不安,看向李昊。

  李昊慢慢的走过来,那目光逐渐变得火热,犀利的眼睛像钩子一样,紧紧钩在李洁身上。

  李洁站起身,看着越来越近的李昊,花容失色,接连后退。

  “总经理,你要做什么?”李洁已经退到了墙边,无路可退。

  “怎么?现在给我装?昨天在公交车上,你可不是这样的啊?”李昊嘴角带着邪笑,眼神火热无比!李洁脑子一片空白。

  什么?!昨天在公交车上的,竟然是她的总经理李昊!一时之间,李洁都忘了反抗,整个人贴到了李洁的身前……李洁下意识的娇哼一声,然后立刻反应过来,双手用力的捶打着李昊,想要把李昊推开,可她169的娇小身材哪里能跟李昊比,李昊非但没有被推开,反倒是更加的来劲。

  李洁整个身子绷得跟上弦的弓箭一样,眼睛微眯着,里面盛着晶莹的泪光,阳光洒在她的脸上,透着害怕。

  她一时之间接受不来,这角色的转换太过突然,万万没有想到,昨天欺负她的是自己的上司。

  一想到自己在李昊面前,毫无反抗,反倒是像顺从的小猫一样,李洁恨不得跳进黄浦江,以此代表,她并不是一个无底线的女人!李昊直立起身,看着脸色通红的李洁,眼神火热无比,右手慢慢的贴到了她身上。

  “昨天在公交车上怎么样?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反应能这么强烈。

  ”李昊话音刚落,一把扯掉了李洁的外衣。

  “啊!……呜!”李洁尖叫一声,然后立即就被李昊宽大的手捂住了红唇,李洁瞪大着眼睛,一直哀求一样的摇着头。

  李昊没有废话,用迷恋的眼神看着她的身体,然后张嘴凑了上去……李洁娇躯就像触电一样颤抖,她已经没有力气支撑身体,丰腴的身子像抽了骨头一样,就像昨天……李昊一只手用力抱住李洁,鼻息间满是李洁身上的味道。

  李洁已经没有力气,只能仰着头,发出嘤咛的声音。

  李洁涨得面红耳赤,明明是被欺负,但身体却涌上来一阵阵的感觉,她撇过头去,不敢发出声音。

  李昊早就忍不住了,直接撕开了她的衣服。

  李洁身(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子不断起伏,她没有力气说话,也没有力气动弹,像个木偶一样,任由李昊摆布。

  李昊说着不堪入目的话,李洁难堪极了,但与此同时,她的内心却升起一阵陌生的期待感……可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起,是留言,公司董事过来突击视察。

  李昊吓得连忙整理好衣冠,李洁也在办公室整理好衣冠,十分狼狈的离开了办公室,跑进了卫生间里。

  李洁坐在马桶上,摸了摸自己还是那么滚烫的脸,羞耻得不得了,她不敢想象,自己居然在李昊的侵犯下,生不起反抗的力气,难不成真的想?想到这儿,李洁的脸更加滚烫。

  这时,隔壁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让李洁的动作稍停顿了一下。

  “刘哥,干嘛这么猴急啊?!小心点,别被别人听见了!”“现在是上班时间,而且我来的时候把卫生间的门锁上了,倒是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还撩逗我,你就不怕被别人看见?”李洁一愣,是人事部门经理刘宽,另一个女的,好像是财务部的会计柳依依。

  他们两个怎么会有一腿?刘宽好色是整个公司员工私底下知道的,可柳依依在公司的形象一直是清纯可爱的,怎么会跟刘宽有私通?“人家不是想念刘哥了吗!!”“你说实话,是不是看中会计总管位置了!?来吧,看你表现!”“讨厌!”随后就传来柳依依传来的声音。

  天!李洁顿觉一阵恶寒……两三分钟,隔壁传来一声低吼。

  没等李洁反应过来,隔壁就开始传来另外的声音。

  李洁的脸再度滚烫起来……她居然听着别人的声音有了感觉。

  

花介陷入了沉思。

  腹黑撒娇攻但是我也是受害者啊,他。

  虽然距离尹木柘离开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他却根本没有感到一丝无聊,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未从一件件典雅古朴的家具和奇奇怪怪的摆件上挪开过一秒,再次巡视了一圈后,他又把被水晶吊灯闪得有些眩晕的视线放在了屁股下的沙发上,那看似有着皮质的纹理,但又兼具布艺般粗糙的材料让他浮想联翩。

  嗯下结束通话,再次感慨一遍梦里和现实的巨大差别。

  美人诱受糙汉攻不过我觉得…适当的吃醋算是在表达她内心真的很重视的存在,不过可能我自己是个理想主义,希望她能够适当的吃醋但也不希望她吃过头,这种象是在编程序控制她反应程度的系统化理想真的很不切实际,她又不是来满足自己的人,最好就是保持她自己的个性是最好的了。

  林青青还是趴在桌子上,显然是没有吃午饭的。

  这么快!这丫头的腿是飞毛腿吗?话说难道在家那一副什么事情都不能干的不能自力更生的样子都是假的?在周围闪电的照耀下,我们两人的脸都变得异常苍白起来。

  腹黑撒娇攻麒祥,你真的怀抱这样想法看待我们吗? 回去的路上看着车窗渐渐倒后的雪景,我的心情亦如来时的那样。

  结果就这么害我迷路了。

  接下来的几天就很简单了,就属于旅游性质的生活。

  腹黑撒娇攻在众目睽睽之下,我选择了无视,还是一如既往地待在座位上,顺便一提我的座位是第二排最后一个,既不是所谓的后宫男主座,也不是现充座,就是普通的座位,没有任何buff,当然,我觉得即便我坐在靠窗倒数第二个座位,也不会有什么buff加成,其他人见我没啥反应,渐渐恢复了原状,各干各的,唯一走过来和我说话的,是坐在我前面的同学,他的名字叫苏彦,有着俊俏的面容,精致的五官,帅气而不失文雅的发型,既有书生气息又有青春活力,他在学校也很是有名,不单单在高中部有许多女生喜欢他,在吃饭休息期间也会看到许多初中部的后辈们(女生)来看他我能预想到问你这问题的那个人会被你痛骂一顿的吧。

  宇一行人以为他们人多就可以打过我们两个,我好(瓶子塞下体小说)歹也会那么几下子啊,千万不能杀人,理智一点。

  周围空无一人,整个房间充满了医院单人病房特有的静谧。

  (啊…………)一巴掌打在我脸上看来只能先找个商场了,解决下方便的问题后顺便去逛逛吧。

  说完之后,浴室里再度安静了下来,怡然姐低着头,也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就好像本来就如此一样。

  美人诱受糙汉攻若是琳达遇到了这种情况,会不会接受呢。

  这肯定是文人不想错过的好景象。

  腹黑撒娇攻没想到韩振到这个时候,还不愿意说实话,故意装糊涂,不想说明身份,陈伯脸上不禁隐隐露出愠怒。

  难道这条匿名信息的背后,也是我的电话号码?唐枳落低喃道,是啊,入秋了,回来也好几个月了。

  里面内容我愿意老实的承担下来,只是关于薪资的部分我却存在疑问。

  我笑了笑,再次拿起了酒杯,不过我看她也是一知半解的,就光教你用电脑上个Q而已。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407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621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736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614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586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166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321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2595.html